close

    在醫療環境待久了,緊繃是在醫院工作的同仁每個都有的通病,其實以前我也不覺得自己緊繃(標準的繃久就習以為常),直到跟我散步的家人向我反應:阿你走路怎麼都這麼快?我都跟不上了!現在是在散步ㄋㄟ!!怎麼搞得像競走了!我才突然發覺原來我走路太快了,這裡不是醫院,可以放慢一些的,但不一會兒,趁腦袋放空時,腳步又不自覺的加快了,哎呀呀!!習慣真的是很難改啊!所以我非常能夠理解柯文哲市長剛進入市府的步調,一直衝,停不了,所有標準醫療背景出身的老毛病。

    我之前服務的單位是內外科綜合病房,說是內外科,但我認為更像感染科,什麼A型流感、B型流感、肺結核(TB)、MRSA,只要是疑似的,通通往我們病房送,評鑑更不用說,每每成為必評單位,每次經過了一次評鑑,就像是去掉一層皮似的,才開心的慶祝過了一關,幾天後,又接踵而至下一個評鑑項目,我有時覺得護理人員真的很耐操,怎麼可以一直接受這樣接二連三的工作折磨(為何稱為折磨,因為這段日子文書肯定比病人重要,但病人又要照顧好,所以只得將自己的下班時間拉長),雖然嘴巴會唸,但該上的課會去上、分內該完成的事物會去完成、遇到不講理的病人或家屬還是耐心以對,我只能說,能在臨床待下來的絕對都是神人等級,標準的白衣天使。

    小夜班則是我最常上的班別,雖然上班時間是下午4點到半夜12點,但緊張型的我總是2點半就從家裡出發,誰知道病人今天的病況是怎樣呢?不知道空了幾床?那個21房第二床的阿伯昨天突然腹痛,不知道當科今天有沒有處理了?這樣千迴百轉的心思,讓我在上班前就先繃緊神經,隨時應戰。而在操了一天後,不知走了多少公里的腳當然是呈現半殘狀態了,我的醫療用彈性襪一路從210丹穿到280再穿到360丹,卻無法完全緩和我雙腳的極度酸麻疼痛,所以,每天睡前,我都會將雙手放在我的腳踝上,做個30分鐘的靈氣,讓這溫暖有力的能量洶湧的在我疲累的雙踝裡流動,有時還會做到打瞌睡,藉此換取我一夜的好眠,靈氣對我來說,真是太好使了啊!我誠心感恩靈氣的存在。

   有人會問我,靈氣是什麼?對我來說,若要正規解釋,靈氣就是天地宇宙的能量,但如果要更精闢的來講,靈氣就是愛的能量,經過靈氣撫慰過的身心,只有用舒適輕鬆來形容,做完靈氣療癒,感覺就像是做完SPA那樣的舒服,但靈氣能更深入的進去療癒你曾受傷的糾結(不管是身體或心靈),這樣愛的滋養,真的是只能意會不能言傳,只有體會過的人才能明白箇中之妙。

  ㄧ掌在手、療癒無窮的方便,讓曾多方學習能量療法的我,最後情歸靈氣。而這樣好用的能量療法,當然也成為國外最受歡迎的輔助治療,風靡於醫院及診所中,至今不退。

manos-con-luz  

 

arrow
arrow

    Mica Tsai(佾姿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